<strong id="awzdn"><kbd id="awzdn"></kbd></strong>
<span id="awzdn"></span>
  • <s id="awzdn"><samp id="awzdn"><listing id="awzdn"></listing></samp></s>
    <tbody id="awzdn"><pre id="awzdn"></pre></tbody>

    <span id="awzdn"></span>

      1. 知投網 > 創投資訊

        全面復工來臨,共享員工何去何從? · 2020-02-28

        沒有接受過太多高等教育的老劉,從沒想到自己有一天還能去科技公司工作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我這個人忙習慣了,讓我突然一下子歇工好久,真的不適應。這次能進電子廠,是很好的機會。如果工廠愿意的話,我想繼續留在這里。”老劉對Tech星球說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老劉是河南信陽光山縣的一名農民,常年在廣東工地上打工。聽說可能會封路,老劉春節初六就到達廣東,害怕影響正常開工。但是迎接他的并不是工作,而是一個月漫長的停工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我們干苦力的,少干一天就是少一天的錢。”老劉對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說道。在工友的介紹下,老劉成為當地一家電子廠的共享員工。“公司需要人,我們需要活,正好兩全其美。”談起現在的工作,老劉滿意地說道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疫情影響下,人們的生活需求被放大,部分行業由此迎來爆發時刻。但多數企業員工受困于家,面對超出以往數倍的訂單需求,靈活式的共享員工成為眾多企業和工人們的選擇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將閑置的資源調動起來,使其最大化利用,疫情下造就了“共享員工”這一特殊商業現象。但全國不少地區經歷了4次延遲后,全面復工在即,各企業將重新回到正軌,這些短暫的共享員工又將面臨一個新的抉擇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溫莎KTV收銀主任&盒馬倉庫理貨員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體力勞動不長久,更傾向于安穩的腦力勞動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我們原本還想著春節賺個加班費的,但疫情一來我們就都停工了。”南京溫莎KTV山西路員工倪歡向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說道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身為收銀主任,已經在溫莎工作五年的她,熟知過年是自己績效提升的好時機,但今年這一切都變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倪歡說:“除夕那天通知我們,因為疫情影響(店)要停業了,我們本來一開始想著會到春節結束,后來通知2月3日,再后來通知是9日之后,然后我們就一直沒有收到復工的消息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不同于其他企業,KTV是常年無休的,但是接連下發的復工延遲通知,使得倪歡和她的同事都感覺到復工希望渺茫。就在大家發愁沒有收入來源時,倪歡接到了領導下發的通知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2月10日的時候,領導給我們開了一個電話會,告訴我們溫莎與盒馬合作了共享員工這么一個機會,然后問我們哪些人自愿報名,我聽到可以有工作就去了。”倪歡說道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因為當時很多同事還在老家,即使想參加也沒辦法。所以在領導第一次下發通知時,只有20多名員工報名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溫莎集團副總經理楊穎曾表示:對接盒馬,既是為了節省人員成本支出,也是希望給予員工和行業一些信心支持,溫莎首批共享了12%的基層員工到全國的盒馬門店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對于盒馬的了解,倪歡說:“我只去盒馬買過東西,就當做超市,其他的一點接觸都沒有。”在公司的統一安排下,倪歡進入離家較近的邁皋橋盒馬店,在師傅的指導下,不到一周倪歡便成為熟練的倉庫理貨員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每天盒馬會發給倪歡兩個口罩,還有兩頓免費的飯,工作時間從中午12點到晚上10點。從師傅口中倪歡得知,近期盒馬訂單量比之前“雙十一”還要多,到貨量也很大,根本來不及備倉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在連續幾天的工作中,倪歡明顯感覺到這邊是體力勞動多一些,與自己之前的工作完全不同。在疫情過去后,還是會選擇回到自己熟悉的崗位。“相比之下,自己還是更喜歡腦力多一些的工作,畢竟在溫莎工作了5年,還是很熟悉并且有感情的。”倪歡說道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服裝廠工人&哈啰單車運維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工作量大,但多勞多得、科技含量高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工作代表著收入,長達一個多月的停工,使張伏文開始焦慮起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今年42歲的張伏文,是安徽合肥市肥西縣紫蓬鎮人,處于中年階段的張伏文,在浙江嘉興一家服裝廠工作。從1月3日放假回到家后,就一直沒收到復工通知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我們小工廠,停業也就沒有工資,原本打算2月3日回去,但是現在還沒收到消息,老板也不知道具體復工的日子。”張伏文對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說道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2月19日,張伏文看到哈啰在招聘共享運維員工的網頁,就心想去試一試,便提交了簡歷。經過一天的等待后,張伏文收到了HR的電話,在遠程面試結束后,21日張伏文正式在哈啰上崗,負責助力車的入庫和出庫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對于共享單車,張伏文表示之前并不太了解,只知道是在路邊停放著的自行車。上班第一天,在單車師傅的帶領下,開始熟悉自己的工作,入庫、登記出庫、消毒、簡單維修等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張伏文每天從早上七點到晚上七點工作,日薪在150元左右,幾天下來他便掌握了規律。“早上7點之前準備一些車輛出庫應對早高峰,然后九十點鐘會有一批入庫的,需要維修和充電,在晚高峰之前會再發出去一批車輛。”張伏文對Tech星球介紹(微信ID:Tech618 )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2019年11月,哈啰助力車進入肥西縣城,在張伏文的服務站點,還有另一位共享員工,比他來的早一些。對于即將全面復工的消息,張伏文表示,自己還在考慮去哪邊。張伏文說:“這邊的工作強度是稍微大了些,但是多勞多得,不像之前固定工資,并且還離家近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之前的工廠還沒通知,并且兩邊也是都可以隨意走的,“我是感覺這邊的科技含量更高一一些”,最后張伏文說道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豐茂服務員&沃爾瑪揀貨員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短期臨時工,會回到原先工作崗位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疫情期間能出門工作,成為眾多人迫切的希望,豐茂餐飲的服務員安艷麗也是這樣想的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在疫情的沖擊下,餐飲業受到巨大的影響。疫情加劇時,豐茂要求店員都在統一宿舍居住,每天會有人把飯菜送到宿舍。由于不開工,大家只能拿到最低生活標準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安艷麗和自己室友兩人,在臘月二十九下班后,一直在宿舍宅了將近一個月。最近疫情稍有緩解,豐茂就通過Boss直聘“桃花行動”給一直待業的員工找份“兼職”——去沃爾瑪做共享員工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當時聽到去沃爾瑪上班很興奮,終于能出門了。”安艷麗對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 )講。雖然,每天在宿舍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很舒服,但是憋在屋子里時間長就迫切想工作。這次終于能正當理由出門去工作,還有了一份穩定的收入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安艷麗說:“那天店長說,給大家找了一份兼職,讓愿意去的自己報名。大部分人都愿意去,最后店里去了15個人,只有三個沒去的,其中還有一個是因為超齡。”相比起之前將近12個小時的連續工作,沃爾瑪每天固定11:30-20:00上班,還是有些地方不太適應的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工作時間雖然短了一點,但工作壓力很大,需要在有限時間內迅速整理好顧客訂單。沃爾瑪有上下三層,特別大,要在三層里快速找到顧客要的商品,經常需要來回爬樓。找不到的時候就問其他同事,但有時候同事說了大概位置還是不好找,但又要快點找到,時間太久顧客那邊可能會不滿。”安艷麗無奈的說道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當問到共享員工這個概念時,安艷麗并不知道什么意思,自己理解的就是店里的臨時工。在特殊時期能夠解決工作是很多人的想法,但在疫情過去之后,大家還是會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,畢竟熟能生巧,自己已經適應了原先的環境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共享風潮下,員工企業皆在選擇

         

        靈活用工模式下,員工的留下和離開都是合理的選擇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從2月3日,盒馬宣布云海肴和青年餐廳的部分員工將赴盒馬上班之后,沃爾瑪、生鮮傳奇、京東7FRESH、永輝等十幾家企業也相繼引入“共享員工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截至2月19日,盒馬接納了40多家企業的超3000名共享員工。從2月17日開啟共享員工招聘以來,哈啰已收到超過5000份個人崗位需求信息;BOSS直聘發布的“桃花行動之桃源通道計劃”公益項目上線一周,也撮合了上千人的供需對接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對于共享員工在疫情之后的去留問題,各企業紛紛表示尊重員工自己的意見,“愿意留下的就留下,不愿意的也可以走的,看他們自身的意愿,我們一直都有用工需求。”哈啰相關負責人對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表示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但一位業內人士對Tech星球表達了相反的看法,“當人們恢復正常的工作生活節奏后,短時爆發需求會遞減,便不會需要這么多員工,并且過多的人力帶來的管理成本也是極高的,很少會有企業這么選擇的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共享員工在疫情中給了很多企業回暖的時間,同時也讓企業反思是否需要精簡團隊規模,將資源放在有用的位置,從而實現最大化效益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北京豐茂時尚餐飲管理有限公司HRD高敏向Tech星球表示,疫情后餐飲需要時間恢復,員工也可以在附近做兼職,增加收入。人員流失不是很擔心,她認為共享員工這樣的合作方式也能倒逼企業練好內功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疫情的襲擊使得線下傳統行業受到巨大損失,據恒大研究院估算,今年餐飲零售業預計損失5000億元。在巨大的創傷下,活著成為疫情中企業為唯一想法,近期接連爆出的降薪、裁員等事情,皆是企業變相求生的法子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共享員工,既是企業緩沖自救的良藥,同時又讓員工們得以斟酌反思,自己究竟要該如何抉擇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從疫情爆發以來,多數人都在懊悔自己沒有其他技能和副業。據相關數據顯示,目前的白領行業中有43.9%的工作者有副業,90后月收入為1萬到1萬2的副業占比值最大,有38%。最受歡迎的副業是微商和設計。在疫情期間學習多技能來提高自我競爭力的人不在少數,一時間副業成為了剛需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從2月17日以來,全國各地企業陸續迎來大規模的復工,遠程辦公新型模式的發展,使得職場人擁有更多的選擇。調查顯示,有超過半數的受訪者表示,疫情結束后仍會在本職工作外繼續兼顧副業和兼職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看似此次共享員工給部分員工一次全新的職業體驗,但或多或少會給一些員工警醒,副業和技能在某些時刻也是重要的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距離全面復工越來越近,共享員工們的工作也進入倒計時,最后究竟會留下還是離開,他們心中或許已經有了答案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來源:

         

        知投網,讓創業和投資不再難

        文章為知投網(www.rekoukko.com)或知投網合作媒體授權轉發,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知投網立場  

        網站服務|  添加微信號ZTWXZS001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×
        line
        點擊右上角
        分享給朋友和朋友圈
        liulanq
        分享

        評論

        網絡媒體

        歡迎登錄知投 立即注冊
        下次自動登錄 忘記密碼
        登錄
        使用社交賬號登錄
        知投送你
        日日不卡新版av